Strange,solemn, socially awkward.

由于Live aus Grossen Freiheit的附加making of过于可爱以及04-14精选集过于良心,正式沦为SaMo痴汉。
说得就好像我之前在Lofter上的举动不是痴汉行为一样。
担心自己成为毒奶所以不敢做任何粉丝承诺,除了我的钱包时刻准备着。

评论

© 安定斯基-VonNihilreich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