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range,solemn, socially awkward.

虽然我一提起Felix Dahn和丫的Professorroman 《Ein Kampf um Rom》就忍不住略带恶意地嘲讽,忍不住吐槽里面的Hildebrandt居然全程在线连Teja都熬死了这种设定太魔幻,然而还是不得不低头承认Dietrich/Theoderich死在Hildebrandt前头这一点还是非常带感的。
他们原本就是师生、友人、君臣、战友、兄弟、甚至是父子;是彼此最初与最后的伙伴。这一点不管谁先把谁送走都不会有什么差别,可是我总觉得让更年轻的Dietrich成为先离世的那个可能更具有某种意味上的美感。因为对于Hildebrandt来说,那大概就像是一只在他手中孵化、又从他的肩头起飞翱翔的雏鹰,在筋疲力尽的垂暮之年又飞回他的臂膀之中休息一样吧。
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欣赏Dahn对那个情节的具体写法,那太他妈的肉麻了,连我这么热爱刻奇的主儿都觉得肉麻。(手动笑哭)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安定斯基-VonNihilreich | Powered by LOFTER